七声泣,九道哀.

忽然绝望……废物辣鸡大概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吧……😭😭😭

占了很多tag,抱歉qaq

  #凹凸世界脑洞#
    #ooc有,可能很严重……#
    #文笔烂#
    #没有任何诋毁角色的意思,请不要随便代入主观观点#
    #我人丑且怂,拒撕#
    OK?那么,请放心食用。
     1.
  “扑通!”
  “唉唉?糟糕!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怎么办怎么办?”
金抱着脑袋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凯莉会杀了我的啊啊啊!”
  这时,不大的湖泊泛起波澜,湖中央似乎要涌出什么似的,白光咻的大正,“这,这难道是!”金目不转睛的盯着乍起的白光,隐隐透出一个人形,“难道,难道说!”
  “金,你好。”那人形终褪去光环buff,在金的面前展现自己真正的容貌,“我是这里的河神格瑞。”
  “河神……哇!好酷哦!”金毫不掩饰自己崇拜的目光,“真是太帅了!”不一会儿,金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啊不对,河神大人,请问你有看到我掉下去的东西吗?”
  “当然。”格瑞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袍,伸出紧握的双手,再舒展开来。左手上方悬浮着的是一个金戒,而右手则是银戒,“那么金,请问你掉下的,是这个金戒还是这个银戒呢?”
  “唉?”金有些为难,“不……都不是。”
  “那个,你头上的斧头才是我掉的
……没事吗?看起来在飚血耶……”
  “……没事。”格瑞抹了一把额头,然后展开一个慈爱和蔼(?)的笑容,“你真是个诚实的孩子,那么这两个戒指就都送给你吧。”
  说罢,将双手举高,戒指带着狂酷拽帅屌炸天的特技飞到金的面前。格瑞也一脸满足的沉入湖泊中。
  “唉?等等,我只要我的斧头啊……拿着戒指怎么砍柴啊……”金欲哭无泪.jpg 。
  今天也帮助了其他人呢,格瑞端着牛奶,美滋滋的想到。
  2.
  后来这件事就在凹凸小镇传开了,大家都很想试试事件的真实性,纷纷来找寻这个神奇的湖泊。
  某个骑士抱着自己珍藏已久的木马来到这个湖泊。
  嘿咻!将自己的木马丢入湖泊中,然后蹲下来,静静地等待,期待能有个真马。
  果然,格式出场炫酷无敌,自带音响和背景,然后放出神的光辉,“你好,安迷修,我是河神格瑞。”
  “河神?可是这不是湖泊吗?”安.乖宝宝.迷修提出自己的疑惑。
  “……”格瑞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听见,“请问你掉下来的是……”
  “请给我一匹真马🐎,谢谢!”安迷修两眼放光的提出自己不大的要求。
  “没有快滚。”格瑞一点也不气,光速沉入自己的宫殿中。
  “唉?”一切发生的太快,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只隐约记得,没马,连木马也没有了……心好痛,无法呼吸……
  [叮——您的好友安.今天也没有马.以后也一定不会有马.可能是个假骑士.连假马都没有.迷修已上线。]
  3.
  嘉德罗斯挑眉看向那波光粼粼的湖泊,“这就是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还有美女神的奇怪湖泊?”
  “是的老大,根据两个目击者的证词,看来就是这里没错!”雷德行了个敬礼,一脸得意洋洋。
  “两个目击者?”嘉德罗斯转头,“你是指一个因为丢了斧头被揍之后哭哭啼啼的那个渣渣还有一个因为丢了木马伤心到掉色的蠢货?”
  “呃,是,是的……”雷德挠了挠下巴,“因为只有他们两个才见过那什么河神的啊……”
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最后小到和蚊子声差不多大小了。
  “哈?”嘉德罗斯一脸嫌弃,“什么依据都没有就兴冲冲的来这里,果然蠢。”
  “唉唉?”雷德一幅受伤极深捂住自己的左胸口,“老大,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无坚不摧啊!不要丢下我啊!下次绝对不敢了,呜呜~”
  “嘉德罗斯大人,干正事要紧。”蒙特祖玛向前站了一步,低声劝说道。
  “嗷!祖玛你果然还是爱我的!”雷德向祖玛抛了一个媚眼,“唉嘿!祖玛~”
  蒙特祖玛偏了偏头,眼不见心不烦。
  “好了,别吵了。”嘉德罗斯皱眉,又转而盯着波澜不惊的湖泊,“如果那些传言不可信的话,我会填平这里的。”冰冷的黄眸里是森然的死意。
  松手,手中的棍子落入水中,雷德见了,惊呼出声,“老大,那不是……”
  “闭嘴。”嘉德罗斯没有理会身后属下们的反应。雷德连忙用双手捂住嘴巴,拼命点头。蒙特祖玛好像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低头,垂下手。随即便是死寂。

  “真是好样的……”嘉德罗斯扯开嘴角,“雷德,祖玛,我们回去吧。”
毫不停留的转身离开。蒙特祖玛稳健的跟上。
  “唉?可是老大你不是说……”雷德才反应过来,向前跳了几大步,凑到嘉德罗斯的身边问道。
  “我的棍子还在湖底呢。”嘉德罗斯目不斜视,“真是个狡猾的神呢……”
  随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见,湖底才慢慢浮起一个人影,“看来,有得搬家了呢……”
  4.
  雷狮和卡米尔在河边散步。
  不好了!雷狮一个不小心踩到了香蕉皮,然后一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却又一个不小心咯到石子先是滚上几番然后撞到巨石最后以一个二百七十度转体堕入河中。
  “……大,大哥?”卡米尔这才慌了神,似乎还没从刚刚的事件中缓过来。
  
格瑞从河中拖出两个“东西”,然后一脸圣光的讲述着自己,“卡米尔你好,我是河神格瑞,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雷狮呢还是你最喜欢的那种甜点呢?”
  “哼你以为卡米尔是那么好糊弄的吗?放心吧,这些小伎俩完全不管用,卡米尔他一定会选择……”雷狮表示对这种小手段不屑一顾。
  “请给我甜点,谢谢。”卡米尔心满意足的接过甜点,嗯,果然还是草莓味的最好吃!
  “卡……卡米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不留神你就迷路了,真是个笨蛋。”
“唉?反正有格瑞嘛!格瑞一定会找到我的呢!”
“……蠢。”
“唉唉?我才不蠢呢!”

乌云密布,雷声轰鸣,
阿尔站在大陆军前,手持步枪,面对亚瑟,开口,“亚瑟,我想,我长大了。”
亚瑟皱起眉头,“琼斯!别开玩笑!”
阿尔知道,亚瑟真的生气了。
从从前起,亚瑟一旦生气,就直呼他的名字。一直,都没变。
变的,只有他而已。
“I just want to be free!”阿尔终于大喊出来,雨开始淅淅沥沥地打下,阿尔没有躲避,“我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我要,为我的自由而战!”
“……”亚瑟盯着眼前的严肃又认真的脸庞,有点想笑,“琼斯,你还真是个孩子。你以为,自由就是你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吗?你还是真是天真啊。”
“亚瑟.柯克兰!我绝不会再做你掌心的玩偶了,要为,我们的自由而战!”阿尔举起右手,“we want be free!”身后的大陆军也一起呼喊起来,“为我们的自由而战!”
“呵,我怎么忘了,你从以前起,就不喜欢听话啊。”亚瑟扬起头,滑下的不知是泪还是雨,“那,来吧,我会让你见识到你是有多么愚蠢的,琼斯。”
……
战火纷飞。
“放弃吧,我还当你是我的弟弟。”
“不!”阿尔觉得胸膛中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支持着自己,“这场战斗,无论是十年,二十年,还是百年,我都会坚持下去!”
“我要自由!”
大雨还在下着,阿尔却觉得那团火焰越烧越旺,似乎,要将自己燃烧殆尽。
——————————
……
“结……束了?”
阿尔喘息着,死盯着对面那个倒下的身影,旁人将其扶起。他无力地躺在别人背上,半抬起眼皮,苍白地笑了,“你真的,长大了,那,再见,我的弟弟。”
望着远去的身影,阿尔终于不再强撑,躺倒在湿润的地上,身后的大陆军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令。
他举起握成拳头的右手,“We are free!”
士兵欢呼,雀跃,拥抱,亲吻,为自由的到来激动不已。

阿尔仿佛可以听见胜利的号角声,却再也没法听见茶叶在沸水中晕开都声音了;他好像看见自由的旗帜冉冉升起,却再也没法看见那醉人的祖母绿眸中的盈盈笑意了。
阿尔闭上眼,不做他想。
你好,自由;再见,过去;再见,亚瑟.柯克兰。

“道光!爱新觉罗·旻宁! 为什么不出兵!”王耀怒气冲冲地朝那个熟悉的书房快步走去,拍开房门,“!爱新觉罗·旻宁!告诉我为什么!”
“耀,你来了。”中年男子放下硬豪,吹干笔墨。“耀,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忍一忍,就过去了吧。”
“可,可是小香,他……”王耀紧紧拽住了道光的袖子。
“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的子民。”道光抽出袖子,“王耀,我也不喜欢,战争。”
他没有再说什么,抬脚,离去,没有回头。
王耀无力地滑下身子,跪在地上,低声啜泣,晶莹的泪滴顺着指缝滑落,砸入尘埃中。
“对不起,我实在,没有能力,去选择啊。”

我知道
我知道,你依旧很辛苦,
从前的从前,现在的现在,以及,未来的未来,
你,从未停下过,你的脚步,
经历过背叛,伤害,蹂躏,打压的你,
终于明白,落后就要挨打!
现在,你的能力,在你看来,还不够!
你想要,更好保护他们,你的子民,你的土地,你所热爱的一切。
早在那时,你已经承受不起,任何失去了。
你知道,你的子民,有的十分厌恶你,甚至想不顾一切地逃离你,
你没有多说什么,"只要还在我的土地上,他,就是我最喜爱的人呢。
我,怎么可能讨厌我喜欢的人呢。“
嗯,果然啊,
喜欢你,还是,最喜欢你了。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不是盲目,而是信任。
因为,你是
吾之所爱
吾之所向
吾之所想。

刺下去,一切就结束了。
————————
本田菊看着,王耀握着长刀,微微喘息,站在他的面前,“你,输了,本田。”
[啊,的确是,在下,输了,呢。]本田菊闭上眼睛,准备接受最后的也早已注定的审判。
王耀的手有些发抖,但他还是举过了头顶,正要狠狠刺下时。
“咣当”刀,掉在了地上,
“啊,我果然,还是没办法下手啊。”王耀的声音有些发颤,泪却止不住地滑下,“不过,已经够了。”
“滚吧,我不需要你的任何赔偿,带着你的一切,滚出我的领土!”王耀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开。
本田菊摇摇晃晃地艰难地站了起来,注视着他的背影,一如曾经,直至他远去为止,“NiNi……”
[呐,NiNi,你还是这样,这样温柔,这样……让我沉溺,无法自拔。
你身上的创伤,是我造成的,不,是另一个我造成的,他叫本田葵。
我没法狡辩,因为,他的确也是我,
他是如此的期盼得到你,NiNi。
你让我身体的另外一个人如此渴望你。
可是我实在不想再只能仰望你的背影了!
我只想让你,看着我啊!
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啊!
强大了,就可以让你看看我了呢。
可是,望着倒在血泊中的你,我……真的,没法动手啊。
抓住一切机会的你,全力反击,我到底,该怎么办。
可是,已经,没有办法,回去了啊。
我还想,再和你看一次月亮呢,兔子在月亮上打年糕啊,
NiNi,那晚的月色真美啊。]

私设    亚瑟很在意别人说眉毛的事。
o(≧v≦)o
————————
夜幕垂下,橘黄色的灯光点点,却灿若星辰。
“真是,怎么这么慢啊?”亚瑟不停地重复地抬起表放下又抬起,眉毛拧成疙瘩,“再不来我就要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你快看,那个人眉毛好奇怪啊!”亚瑟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眉毛二字,郁闷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
他转身,朝那个一点也不懂事的小屁孩走去。
“唉?”那个年轻的妈妈显然被此刻的亚瑟脸上的“表情”吓到了,“怎么,怎么能这样说叔叔呢,快,快道歉!”一手放在孩子的后脑勺那儿,准备压下去。
“嗯~妈妈你教我做人要诚实,这个叔叔的眉毛真的很奇怪,你看,好粗哦。”这位非常不识趣的小朋友躲了开来,又一次重复了他说的话。
“……”亚瑟
亚瑟蹲了下来,“疼爱”地摸了摸小朋友的头,“没关系,叔叔,一点!也!不!介!意!”再挤出一个“和蔼”的微笑。
那个年轻的妈妈马上扛起孩子,转身就跑,“十分抱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我又没干什么,跑什么呀。”亚瑟直起身子,整理一下衣服,嘟囔道:“好歹我也是大/英/帝/国的绅士,又不会随便打人。”
“噗~”
亚瑟回头,发现那个自己一直等待的人正倚靠着一面墙,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亚瑟“有些”不满的宣泄道。
“抱歉啊抱歉,刚出门时发现自己的耳环没戴,就回去找了一下。”王耀用手指摩挲着左耳上的祖母绿宝石耳环,“怎样,好看吗?”
>////<“你,你的品味也就那样吧。”亚瑟撇了撇头,却完全没有顾及自己早已羞红的双耳,耳朵上鸽血红宝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王耀琥珀色的眸中盛满了笑意,“嗯,之后还在电话里谈了几个生意和外交方面的一些事情呢。”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晾在这一个小时的理由?”亚瑟觉得自己要炸毛了。
“嘛,嘛,别太生气啊,我可是特地推了一个会议才提前半个小时到这里的呢~”王耀笑了笑,摸了摸亚瑟的头。
“……>/////<,混蛋啊~(明明我更高啊~)唉,等等,你说你提前了半个小时?那你是不是都看到了!!!”亚瑟猛的反应过来。
“对~阿~”
“咦~!!!!!”
“王,王耀,你觉得,我的眉毛真的很奇怪吗?”亚瑟拽着王耀的衣服下摆,失落地问道。
“怎么会呢,宝贝,我可是爱死了你的眉毛呢。”说完,王耀捻起亚瑟的下巴,在他的眉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王,王耀!>////<”
“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二人时光了,你想去哪呢?”王耀微微笑着,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过,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亚瑟的手,似抓住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随,便啦————>////<”

【建筑拟人……】
“长城,你陪伴王耀的时间够长了,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抱歉,这个问题,我恐怕没法回答你。”
“唉?”
“我,不是陪伴他最长的,也不是,最懂他的,所以,对不起,你的问题,我真的没法回答。”
————————————
他,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我唯一知晓的是,那人,是我的王,我们的王。

王耀的灾难

“妈妈,妈妈~~~~”
”哈?~~~~哈!!!!~~~~”
1.灾难的出现
王耀满头黑线地盯着这个从自己一出门就扒着自己裤脚不放,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妈妈,妈妈”的小家伙,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小鬼……,不,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妈!妈!!!”
谁知,这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吧唧吧唧嘴,张口就大哭起来:“妈妈,黎黎会好好听话,别不要黎黎啊。黎黎不要离开妈妈……呜呜呜呜呜呜……”
这一声可不小,可把路边行人的目光给吸引过来了。”喂,你,你别哭啊。”王耀有些被吓到了,他抬头左右看了看行人们异样的眼光,倒是快哭出来了。“好了,好了,快,别哭了。你个祖宗到底想怎样啊,服了你了还不行吗?”王耀不得不举手投降。
“妈妈,抱抱。”小鬼,不,小祖宗伸出短胖的小手,见王耀呆站着,泪眼又开始“酝酿”起来了, “得,得,小祖宗,服了你了。”王耀无奈的张开手。
“不要,黎黎要骑大马!”小家伙不依不饶道。
“骑?大?!马!”王耀觉得自己脑门上的青筋要爆出来了,自己身为一个堂堂正正八尺(实际多高大家都清楚)男儿,怎么可以给一个一点也不可爱的小屁孩骑大马,重点是,这个小屁孩,一点!也!不!可!爱!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别哭,别哭了,给你骑就是了!”王耀vs小屁孩,王耀,惨败。

别跟小孩子讲道理,因为你没法跟他们讲道理。 ——王耀
————————
王耀还是蛮喜欢小孩子的,因为他们小小的,软软的,像一只只小天使一样。但是,今天,他,打破了王耀的认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小屁孩怎么这么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扒着我不放也就算了,骑大马也算了,要吃零食什么的也算了,叫老子一个连女票都没有的五千年老处男叫妈妈!妈妈!!!去你的妈妈!老子还没结婚!!!也不会生小宝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哎,那个,黎黎,哥哥想……”王耀抓好头上那个动来动去的小不点,柔声问道。
“妈妈!黎黎想吃糖葫芦!”头上的那个小恶魔一手死死地抓着王耀那每天都精心呵护的宝贝秀发,另外一只手指着街口一个拿着插满糖葫芦的草把子的小贩。
“疼!疼!祖宗快松手,这就给你买。”王耀一边呲牙咧嘴的喊住手,一边只得乖乖地掏出钱包。王耀2连败
“给,一串糖葫芦。”小贩熟练的递过一串,收好了钱,“这是一位年轻又漂亮的妈妈啊。”
“……”还未走远的王耀只觉得心口又被戳上一箭,一口老血险些喷出,王耀默默地咽了回去。强忍着想大骂出口的冲动,他对头上吃得正嗨的小东西说:“黎黎,哥哥想说……”
“妈妈!黎黎想吃云片糕!”小家伙的糖葫芦还没吃完,嘴巴又喋喋不休起来。
“……叫哥哥,哥哥就给你买!”王耀沉下脸,低声威胁道。
“妈妈……”小家伙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泪眼汪汪,小嘴不满的嘟着,“黎黎只是想吃云片糕……”
“……”才想起来小家伙可以获得那个死不还钱的四眼家的奥斯卡奖项的演技,王耀,妥协。3连败。

“喏,小祖宗,云片糕。”王耀一脸死相的将云片糕递给小家伙,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撇下一块,直往下送,“妈妈吃!”
……王耀表示自己非常感动,但请你别往鼻孔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别吃了,糕屑掉到我脖子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黎黎想……”没过一会儿,头上的小祖宗又开始闹腾了。
“又想干嘛?老老实实地待在上面!还有,叫哥哥!”王耀有些不耐烦。
“……可黎黎想尿尿……”
“……”王耀,4连败。

因为头上的那个小祖宗不停地叫腾着要尿尿,王耀只好把他带到附近的公园,毁尸灭迹……不,是伺候小祖宗如厕。
王耀百般无聊地蹲在厕所门口,一边用手指绕着长发,一边想着待会该怎么甩开这个小祖宗。
“黎黎,你怎么还没好?”年纪大了身子骨不是很好的老王蹲得有些不耐烦了,[这小祖宗该不会掉厕所坑里了吧。]
“妈妈……”小家伙从厕所口探出一个小脑瓜子,可怜巴巴道,“我裤子湿了……”
王耀的内心:@&?*#~$%€£㏄≯℃

[不行啊,不行!再这样下去,这个小屁孩非得缠着我不放不可啊啊啊啊啊啊!一定得甩掉他啊啊啊啊啊啊!]
“乖。”王耀摸了摸黎黎的头,“在这里等一下,哥哥马上就回来。”起身,就要离开。
“嗯,黎黎会乖乖等着妈妈,妈妈要早点回来哦!”奶声奶气地,这是王耀第一次认真听清那个小祖宗的声音,下意识的回了头。
王耀有些发愣,“我会乖乖的等着大哥的,大哥要早点来……”
“嘉……龙?”王耀甩了甩头,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个软软的小孩子不是王嘉龙时,他再一次蹲下,紧紧地抱着小不点,“会回来的,一定会的,等着我。”王耀将头埋进孩子的颈窝里,闷声道。
“嗯……”黎黎将小脸仰得高高的,拽紧了王耀的衣襟,“妈妈,能不能快点,黎黎有点冷。”
王耀:“……”

王耀觉得自己实在没法容忍下去了,再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对,是永!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望着王耀气冲冲离去的背影,王黎扯了扯湿哒哒的裤子,瘪了瘪嘴巴,“还以为可以跟妈妈一起去逛街呢……特地浇的自来水还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不过,走了,大概也不会在回来了呢。”
王黎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好孩子可不要学哦),撑着下巴,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眼光,这时,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小恶魔咧嘴,露出两颗尖尖的獠牙,有猎物,上门了呢。